告示板

日安,這裡是《Leisure Bee 閒蜂》。
 告示板雖然有點囉嗦,但請耐心看完,相關細節都在這裡。

 2010/08/19深夜成立的社團,
 目前社團成員包含繪手 村島 澤、寫手 千渡 糕、編輯 高野 尾
 以及閒蜂後勤人員赤蘋軍雜音,一共五人。

 刊物和周邊偏向於同人衍生與自創方面,內容些微男男 :P。

  左邊連結依序為
  [刊物及周邊一覽]閒蜂到目前為止曾販售過的刊物及周邊資訊
  [成員簡介]每位成員的相關資料以及連絡方式
  [噗浪活動]我們的生存動態隨時更新

 右邊則為聯絡方式以及最新發布。

2012-06-03

特殊傳說《轉轉》試閱 #06




  如果說時間可以迴轉一次,那麼你會希望時間回到哪一刻呢?

  一開始?

  還是回歸之後?

  離開之前?





  褚冥漾一直覺得不對勁,但是又不知道為什麼……

  「我多心了吧?」褚冥漾搖了搖頭,瞥了下掛在一邊的時鐘,原來已經這麼晚了,他上星期已經跟千冬歲他們約好今天要去風之白園野餐,「啊、差點忘了,要帶恩里一起過去。」

  褚冥漾邊想邊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提醒自己那可愛的女友別忘了今天的事情,他們要一起去。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交女朋友的一天,畢竟他這麼的衰,有人願意跟他當朋友他就該偷笑,還奢望會有什麼女朋友呢?不過其實交一個可愛的女朋友也不錯,至少現在的他是這麼想的。

  稍微等了一下對方,褚冥漾就翻開傳送陣。



  「千冬歲?」



  褚冥漾牽著恩里的手走出移送陣,看到千冬歲穿著紅袍拿著一疊資料,在白園來回不停的走動,風之精靈似乎感染了千冬歲的不安一樣,焦躁不安。

  「漾漾。」千冬歲硬是扯出一個微笑,「你來了啊……」

  「怎麼了?」

  「借我一下漾漾。」千冬歲看了一下褚冥漾旁邊的恩里開口說著,便把褚冥漾拉到一邊去,然後將手中的資料給對方看,「他們失蹤了,這是最後他們跟公會聯絡的地方。」

  「這不是上次的任務地點嗎?」褚冥漾認真的看著公會的資料,那面只有寫黑袍冰炎以及紫袍藥師寺夏碎重新申請進入古墓,接著兩人進去沒多久便與公會失聯。

  「我派出去的使役也全部消失。」千冬歲瞇起眼思考半晌,轉向褚冥漾說,「抱歉,今天就取消吧!我打算現在就過去。」

  「你自己?」

  「嗯,萊恩被他弟拖去出任務還沒有回來。」千冬歲說到萊恩他弟的時候語氣似乎有些加重,褚冥漾尷尬的想著……難道丹恩又惹到千冬歲了?不然千冬歲怎麼會是這種咬牙切齒的表情?

  「我跟你一起去去。」

  「嗯?」

  「一個人去太危險了!」褚冥漾看到千冬歲挑眉之後又補充了一句「兩個人去,公會裡的那些死老頭才不會太多廢話。」

  「那走了?」

  「嗯……我先跟恩里說一下。」褚冥漾露出淡淡的微笑,然後跑過去找在一旁跟風之精靈玩的恩里說他要去出臨時任務。

  「我不要!」恩里大聲的喊著,褚冥漾意外的發現原來對方也會這樣鬧脾氣,「我不要你去。」

  「就跟平常一樣出個任務很快就回來了。」褚冥漾耐心的哄著。

  「……」恩里看著對方溫柔的輕拍她的頭,然後跟著千冬歲一起離開,在傳送陣消失之後淡淡的說,  「你騙人。」





  不願意的原因是她有一種預感,他覺得對方不會這麼快就回來……就算回來,他們還能像現在這樣嗎?

  「漾漾、你說,冰炎殿下到底哪裡好呢?」她會知道是冰炎殿下,是因為對方總是在睡著的時候,不自覺的叫著學長兩個字,好不容易她跟褚冥漾交往,真的好不容易的啊!

  「冰與炎的殿下,我不會輕易的把漾漾讓給你的。」恩里露出冰冷的眼神,她自己知道她並沒有跟冰炎一樣出色的外表,也知道她並不像對方一樣的強大,不過至少有一張王牌,也就是她是個女孩子,就憑這點恩里認為她可以贏的過冰炎。







  千冬歲跟褚冥漾兩個人先是在跟公會申請核准之後,便立即到了有問題的古墓,兩個人站在入口處觀察著,褚冥漾想著上次他很快就進到了大殿,一路上只有一條走道沒有多出來的分支,那為什麼學長他們會消失?

其中一定有人在搞鬼……他把他上次進去看到的全部跟千冬歲說,他所說的都跟之前千冬歲所看到的任務報告是一樣的東西。

  「漾漾,我問你。」千冬歲摸著旁邊石壁上的白色粉末問,「你對冰炎學長有什麼感覺?」

  「嗯?」褚冥漾皺了下眉,「就學長啊。」

  「除此之外呢?沒有其他了嗎?」看到褚冥漾搖了搖頭之後,「當我沒問,我們進去。」





  『這下子、全部都湊在一起了唷!』抿著嘴笑著說,『當人都在這個迷宮之中,尋找到對方的機率是多少呢?』

  『這真讓人期待,希望三王子之子可別讓我失望啊!』愉快的一邊哼著歌,另一邊手指不停的在空中指來指去的,神奇的是古墓的結構也因此有所改變。



  如果時間可以迴轉,那可不可以暫停?

  一直停在尚未認識你之前,可以嗎?

  這樣子的我會不會比較不會痛苦呢?







  千冬歲跟褚冥漾兩個人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就走進了古墓,褚冥漾覺得這次跟上次來時相比,整個陰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兩個人互相對看一眼,要對方小心。

  「……點光。」不去理會心裡泛起來的毛意感,褚冥漾輕彈手指,石壁周圍頓時佈滿了淡淡柔和的光芒,稍微瞥了下四周,「欸?」

  「漾漾,怎麼了?」千冬歲看到友人的表情愣了一下問著。

  發現了什麼了嗎?

  「嗯……千冬歲,我問你唷!像這種地方有可能在短短的幾個星期……不、是半個月不到,內部就可以被完全改建了嗎?」褚冥漾看了下前方,他記得上次他來的時候明明只有一條路通到大廳,為什麼現在前方有三條路口?而且道路好像還歪來歪去的樣子。

  他明明就沒有往別的地方走啊?!一樣是當初任務所走的路口。

  「怎麼可能……」千冬歲想了一下,但似乎並非不可能「……除非是有人操控,但誰那麼無聊?」



  『記得嗎?』

  「唔……誰?」褚冥漾突然聽到一個聲音,疑惑的轉身往後看,後面即是他們進來時的入口,沒有人。

  「漾漾?」

  「你有聽到聲音嗎?」

  「什麼聲音?」

  「……不、可能我幻聽了吧……」褚冥漾搖了搖頭,打住這個話題。



  『幾個星期前來過的少年啊!記得嗎?』



  「記得什麼……」喃喃自語,褚冥漾回想著,雙手捂著頭,那個聲音一直、一直出現在他的腦海裡面,很熟悉,「我……記不起來。」

  「漾漾?」千冬歲看到對方好像不停的想要想起什麼,很想要幫忙,但卻不知從何幫起。

  「……沒事。」褚冥漾看到千冬歲用著非常懷疑的眼光看著他後,又補了句,「真的啦!」

  「好吧、那就相信你。」

  「呵呵。」



  『不想那麼早就結束啊!再多陪陪我……多陪陪我…….彌補之前、之前的吧!』面無表情的看著褚冥漾他們一步一步的逼近他所處在的位子,他從長長的袖子裡翻出一瓶紫水晶製的小瓶子,輕輕的裡面的粉末灑在鏡中褚冥漾的身上。



  「唔……」褚冥漾覺得自己的眼睛酸澀,捏了捏自己、甩了下頭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

  「你還……漾漾!」

  千冬歲看到對方的動作想說他怎麼了,沒想到下一秒中褚冥漾就突然倒下,接住了對方倒下的身體,沒有讓他去跟地板相親相愛,千冬歲一手扶著對方,另一隻手從口袋中掏出一個三角形的符紙,吟唱了短短的歌謠後符紙變成了一隻白色的鳥,往入口的地方衝出去,不料在正要離開古墓的那一秒馬上被燒掉。

  「有結界?」千冬歲瞇起雙眼思考了一下,撐著褚冥漾繼續往下走。





  既然不讓我們離開,那麼我們只好去找你玩一玩,消滅掉再走……



  「不過得先去找夏碎……哥他們才行。」







  「……漾……漾漾,醒醒!」

  褚冥漾突然被搖醒,睜開雙眼楞住了,眼前的人並不是千冬歲,而是他現在的女朋友,他不是再跟千冬歲一起出任務的嗎?為什麼他現在會在本家,而不是在出任務?他感到錯亂。

  「我……?」

  「你終於醒了啊!」恩里笑著遞給他一杯茶,溫柔的撥著褚冥漾的瀏海,「你趴在這兒睡的好沉,累的話去房間睡?躺在床上也比較舒服啊!」

  「我怎麼在這邊?」褚冥漾一臉疑惑的喝著恩里遞給他的茶。

  「嗯?你睡迷糊了啊?出完任務你就趴在客廳了啊!」

  「是嗎?」褚冥漾完全想不起來他到底出了什麼任務,那剛剛的那個是夢?「算了!我先去休息一下好了。」



  在本家的走廊上,褚冥漾默默的走著,感覺有點不太對勁,如果剛剛的那個是夢那也太寫實了,他停下來看著旁邊種植的盆栽,花開的很茂盛,美麗但……缺少了什麼?

  「怎麼沒有葉子?」歪著頭,看著盛開的花停個幾秒後走掉,沒有綠葉的陪襯,再怎麼美麗的花也會令人覺得厭煩,「算了,反正也不重要。」

  走進了自己在本家的房間,看到軟綿綿的床便把外衣脫掉,疲憊的撲了上去,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


  想要回覆觀後感,可至團員的私噗留言。
    千渡糕 http://www.plurk.com/lutherves/


下一章




Categories: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