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板

日安,這裡是《Leisure Bee 閒蜂》。
 告示板雖然有點囉嗦,但請耐心看完,相關細節都在這裡。

 2010/08/19深夜成立的社團,
 目前社團成員包含繪手 村島 澤、寫手 千渡 糕、編輯 高野 尾
 以及閒蜂後勤人員赤蘋軍雜音,一共五人。

 刊物和周邊偏向於同人衍生與自創方面,內容些微男男 :P。

  左邊連結依序為
  [刊物及周邊一覽]閒蜂到目前為止曾販售過的刊物及周邊資訊
  [成員簡介]每位成員的相關資料以及連絡方式
  [噗浪活動]我們的生存動態隨時更新

 右邊則為聯絡方式以及最新發布。

2012-06-04

特殊傳說《轉轉》試閱 #05



  鬧哄哄的包廂內,除了夏碎之外大家一人一句的爭先要跟褚冥漾帶來的女朋友多說幾句話。

  「好像哪裡不對勁,是哪裡?」夏碎瞇起眼來仔細的看著褚冥漾,他知道這個小學弟喜歡他的搭檔很久了,也大概知道千冬歲他們有鼓勵過他勇敢的表達自己,感情不可能一夕之間消失,所以……其中一定發生了什麼才對,轉頭看到千冬歲朝著自己過來。

  「哥……」

  「你發現了什麼嗎?」夏碎問完馬上看到千冬歲點頭。

  「漾漾似乎沒有關於那個的感覺。」千冬歲扶了下眼鏡說著,剛剛他有意無意的向褚冥漾說了些關於冰炎的事,對方的眼中並沒有跟以前一樣,充滿著愛戀的眼神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類似朋友般的感情。





  「漾漾、學長呢?」千冬歲看到對方牽著女孩子進來而感到不可思議,難道他之前說的喜歡都是假的嗎?

  「欸?不是跟夏碎學長在那邊聊天的嗎?」褚冥漾有點疑惑為什麼要問他這個問題,他又不是學長的誰怎麼可能會知道?!

  褚冥漾覺得有哪裡怪怪的,為什麼覺得心有空了一塊的感覺。之前的他似乎很在意某個人,不過他在意的是誰?

  「漾漾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看。」恩里握住褚冥漾的手,擔心的看著他,褚冥漾搖頭笑著向恩里表示沒事。





  「不知道當初冰炎和褚說了什麼?」夏碎無奈的說著,「不、應該說,不知道他們兩個互相對對方說了什麼才對。」

  「現在問漾漾應該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冰炎也不肯說。」夏碎一直想讓冰炎說出來,誰知道對方的嘴跟蚌殼一樣,什麼都不肯說,「對了、千冬歲你有去找?」

  「有,資料在這裡。」千冬歲憑空抽出一疊紙張地給夏碎,「我想漾漾現在變成這樣,應該是跟上一個的任務有關。」那個任務太弔詭,怎會有一開始就需要支援的任務這麼輕鬆的結束,況且喜歡一個人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天之後,心中的悸動繼消失了。千冬歲是這樣想的。



  一個穿著華麗服飾的小孩子把玩著蔚藍色的水晶,看著影像,『唉呀、沒想到這麼強烈啊!』

  仔細的看著那個純粹的水晶,發現上面多出了幾條不太明顯的龜裂痕跡,那人輕笑著,白皙如瓷的手覆蓋在水晶上面輕輕的吟唱幾句,手離開之後原本龜裂的地方消失了,那人加了個封印在水晶上面,為的是不讓愛戀的情感回到原宿主的身上。

『不可以這麼快回去呀!我還沒有玩夠呢!』,千年的孤寂不可能只有短短這幾天就可以被排解的,至少在讓他多玩一會,而且他喜歡那孩子、那孩子就如同水般純淨有趣。



  適合與不適合、相愛與不相愛,不是他們所能決定的。

  因為不曾碰過所以選擇忽視;那麼忽視之後又會錯過多少?







  冰炎望了下窗外,剛剛被扇鬧了一下似乎好想抓到了些什麼,然後整個人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思考著褚對他來說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褚對他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一開始是任務,再來是學長對學弟之間,不知不覺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學長學弟間的感情已經不太能滿足他了,說實話,當對方跟他說要轉學的時候,他故意忽略心裡的落寞,突然想到其實褚冥漾曾經給過他自己一個機會,只是他並沒有會意過來。

  「如果是你……我不會討厭的……」冰炎苦笑著,不過現在說對方是聽不到的。

  冰炎站起身來拿出手機打個電話給夏碎,在聽到對方的聲音之後,「你說、成功的機率是多少?」

  『哦?你終於想通了?』話筒的另一邊傳來夏碎故作驚訝的聲音。

  「少囉唆。」

  『不鬧了、千冬歲有幫你稍微找了下資料,看不?』

  「我馬上過去。」很快的空曠的房間只剩下逐漸消失的光芒,一個人影也沒有。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好嗎?!



  機會常常從人的指縫間溜了過去,有時後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悄悄來了又走,給人希望更給人失望。

那麼這次給的是希望還是絕望呢?







  『唉呀、這麼快就找到這裏了嗎?』常常的袖子遮住半邊臉,『真是不能小覷他們啊!呵呵。』

  冰炎踏出移送陣,他回到了之前的任務地點,也就是那個跟褚冥漾還有其他人一起來的那個古墓,冰炎隱隱約約的覺得似乎跟這個地方有點關係,就算不是直接關係,那也有點間接的。

  「啊、果然來了。」

  一個從容的聲音從冰炎的身後傳了過來,冰炎轉頭一看,自己的搭檔一臉笑意的倚著樹幹,手上拿著幾張紙對著他揮,翻了下白眼後冰炎自顧自的往古墓的裡面走進,沒有打算要理會夏碎的意思。

  他承認自己是真的喜歡上褚,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視線總是不由自主的放在對方的身上,不否認的、他總是會特別關心有任何關褚冥漾的事,不想錯過對方任何一個表情。

  夏碎看到對方直接忽視他,無奈的笑了笑,竟然就這麼無視他啊!虧他還有幫忙,夏碎想了想……算了,邁開步伐跟在冰炎的後面。

  自從褚冥漾的出現,夏碎發現冰炎真的變了很多,任務並沒有像以前那麼誇張,以前常常十天半個月不見人影是家常便飯的事,甚至出現後都還有人驚訝的發現原來自己跟冰與炎的殿下同班,而在那邊鬼吼鬼叫的, 他記得當時的那個人好像後來被冰炎打到送進保健室丟給提爾。

  「怎麼停下來了?」夏碎看到冰炎停住,便出聲問著。

  「不、沒事。」冰炎欲言又止,索性乾脆轉身繼續往前走,夏碎看了一下後繼續走。

  「你喜歡褚吧。」

  「當然。」勾起了充滿自信的笑容,喜歡有什麼不能說?

  他們走了好一段時間。

  「怎麼,我們好像在原地打轉?」夏碎看著牆邊剛剛才看過的壁畫、雕刻說著。

  「格局跟上次進來的時候不太一樣。」冰炎若有所思的說著,雖然他上次走到一半就折返,但他記得入口距離正殿並沒有很遠的距離,冰炎警戒了起來,「有什麼阻礙正在。」

  「嗯,小心一點。」



  『發現了?好棒啊、發現了呢!』音調平板的說著,面無表情的看著走進古墓的兩位不速之客,『可是人家還想再玩啊!』

  『不能讓你們這麼早離開這裡。』語畢,手一揮,古墓內部的結構又變的跟冰炎他們進來的時候不太一樣了,每一條通道在冰炎他們走過沒多久之後,像是有了生命一樣,再一次改變路線,房間的門也都改變了位置。







  「漾漾?你怎麼在發呆了?」恩里伸出手來在褚冥漾的面前揮來揮去,對方都沒有什麼反應,於是便整個人湊上前去,臉距離褚冥漾只有兩公分,這讓突然回神的褚冥漾嚇到,整個人從椅子上往後摔。

  「好痛!」褚冥漾爬起來捂著頭說著,眼淚都差點飆出來。

  「咳、你沒事吧?」恩里尷尬的說著,他真的好希望褚冥漾眷戀的眼神是對著自己,他一直都知道對方是透過他去看別人的影子,只是褚冥漾自己沒有發現,應該說抽掉感情之後,什麼都不會知道。

  「沒事。」

  「你剛剛在想什麼?」恩里歪著頭看著。

  「抱歉,我忘了。」褚冥漾勾起淡淡的微笑,輕拍對方的頭忽略心中的空洞感,「別想太多是真的忘,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忘了就算了。」

  恩里望著褚冥漾走出房門的背影,「吶、漾漾,你可以只把注意力放在我一個人的身上嗎?」他總是覺得自己的時間好像不多了一樣,對她來說,只有褚冥漾他不想放手而已,明明他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但對方的眼卻老是透過她去看著別人。

  「不管你將誰遺漏,透過我去看見誰,現在的你是我一個人的。」不會輕易的把放開,所以請正視我,拜託。恩里在心中無聲的喊著。



  走出去的褚冥漾嘆了一口氣,明明最近沒什麼事發生,卻老是覺得心裡悶悶的,剛剛也是突然覺得屋內的感覺很沉重,所以想跑出來,「總覺得這樣自己很沒用呢!」


  想要回覆觀後感,可至團員的私噗留言。
    千渡糕 http://www.plurk.com/lutherves/


下一章




Categories:

0 意見:

張貼留言